清朝初期,汉人如何评价摄政王多尔衮的剃毛令?

1644年,东北亚强国清朝跨过长城进入中国。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迅速消灭了中国北部和南部的反对派力量。在这个动荡的世界时期,清朝推行的许多政策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对前明朝臣民的剃毛令。几百年来一直视头发为“谢静”的汉族人是如何看待剃须令的?本文将从不同的阶层和不同的地区来分析这个问题。

1.一代又一代的兴衰,没有走向死亡的尽头

“世界的兴衰,普通人没有责任。一旦国家的颜色改变,那些了解时代的人就会变得杰出。”面对生死抉择,绝大多数汉族知识分子选择了前者。俗话说,即使你失去了亲人,活着也比死去好。

当清军还占领着外乡人的习俗时,鞑靼统治者尽最大努力争取叛逃到他们身边的汉族知识分子。当清军进驻燕京时,清政府对汉族知识分子的态度有所提高。例如,“臣服于朱氏家族的人不会剥夺他们的皇位,但仍会得到恩宠的支持”,“所有政府官员将照常受雇”,“官员和平民将悼念崇祯皇帝三天”

这些措施不仅保护了汉族文人的既得利益,也照顾了他们的思想感情。这改变了绝大多数汉族知识分子对清朝的敌视态度,使他们融入清朝的统治体系不那么不可抗拒。

即使在许多汉族知识分子眼中,清朝也是一个帮助他们回报敌人的伟大恩人。史可法在给多尔衮的回信中写道:“这些举动太令人震惊了,明朝所有的官员都朝北下跪,朝贡,增加额头。”马余韶在给吴三桂的信中也提到:“清军杀死了叛军,恢复了燕京,埋葬了已故的皇帝。全国人民都感受到了清朝的影响,可以写下历史书并永远流传下去。”在这种情况下,汉族知识分子通常会遵照清朝的命令剃光头。很少有人去水里跳进火里。更有甚者,“水太冷”流在清朝正式下令之前就主动剃了头发。

然而,所谓“体毛皮肤,被父母伤害,不敢伤害,孝顺也是开始”剃光头仍然是如此有害,以至于屈大军在《秃顶颂》中戏谑道:“子木是秃头,没有刀锥,没有结和辫子。"

2.生在辽国,最好在胡里走走

庞大的汉族知识分子构成了清朝的官僚机构,而庞大的汉族士兵构成了清朝军队的主体。明朝以前汉族人穿着靴子投降而死,对清朝统一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

汉族士兵的投降将是第一批剃光头的人。他们对剃毛的抵抗力不如汉族知识分子,这与明代士兵地位低下密切相关。以辽东明军为例。

明代辽东的自然环境仍然很差。辽东的普通士兵,以荒地经济为基础,不仅受到自然灾害的打击,还受到牛、马、牲畜等人的驱使。明朝孝宗年间,右初级督导员公刘在辽阳。“当时有1000多名士兵,占据了300多亩公地,还有数千件赃物。”明朝世宗统治时期,宦官白怀和其他守卫辽东的人“各自占据了种军民250多公顷的土地和不到10公顷的土地”结果,有人写信给法院上诉:“村庄的利益在于武穆,而不是法院。”辽东的普通士兵不时叛变,“生在辽东胜于走在胡里”的论点在当时的辽东下层社会有相当大的市场。

边防士兵像狗一样便宜,他们自然不会更好。明朝奉行歧视士兵的政策。辽东军事指挥官通过个人斗争实现人生理想比骆驼穿过针孔更困难。向清朝投降的55名辽东边防将领中,有20多名来自辽东。除了祖大寿作为连长的官职外,其余都在中将之下。

逃避和暴力

不同阶层的汉族人对剃刮顺序有不同的态度,不同地区有不同的抵制剃刮顺序的方式。

在长江以北,实施剃须令的阻力要小得多。频繁的农民战争不仅摧毁了北方的经济,也消灭了北方有潜在阻力的自发组织。因此,除了零星的北方汉族武装反抗辽东的命令外,北方其他地区的汉族人普遍默默地接受了这个命令。在燕京地区,剃光头的汉族人“在长安城仍然拥有同样的王冠”。当然,北方也有许多汉族人选择逃离,作为对法令的反抗。被一条河与中国隔开的黎国接纳了许多明朝难民。

在长江以南,对刮胡子的强烈抵制非常普遍。起初,憎恨明朝朝廷的南汉人民热烈欢迎清军。吴越的官员和人民写了“大清国皇帝万岁”、“天气有利于国家和人民”、“清有利于人民”等词来表达他们对清朝的忠诚。南方的汉族人对明朝没有感情依恋。相反,他们渴望通过改朝换代来改善他们作为过去明朝金融牛的困境。这时,北京的多尔衮出人意料地废除了剃毛令。

但当多尔衮在1645年5月29日根据内院大量大学生的建议重启剃毛令时,暴力冲突不可避免。在南部地区,当地的非政府组织保存得很好,因为它较少受到农民战争的影响。西方传教士在《鞑靼战争编年史》中写道:“愤怒的士兵和平民拿起武器反抗鞑靼远征军,不是为了保卫他们的国家和皇帝,而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头发。”江阴大屠杀是当时南方汉族人对剃毛秩序态度的缩影。

然而,当外国征服者的野蛮征服了土著人的野蛮时,南方汉族人对剃光头的反抗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