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古怪的母亲:为什么吴江不喜欢他的大儿子?

世界上有许多种亲密的关系,母亲和孩子,丈夫和妻子,朋友...在这些亲密的关系中,母亲和孩子应该是最纯洁最真诚的关系。母亲的善良和孝道最初是由自然引发的,但在春秋时期恰好有这样一对母子。他们不仅互不相容,儿子也严厉地说:“我们要到黄河才能再见!”可以看出,这种矛盾其实并不普遍深刻!

春秋早期,郑国君主郑武公娶了一位名叫吴江的妻子。吴江名字中的“江”一词表示她的娘家姓江,而“吴”一词是她丈夫的遗称。按照当时的习俗,她叫吴江。

吴江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后来是郑庄公,也就是说,说“我们死不了”的那个,第二个儿子是龚书端。

事实上,吴江和他的长子庄公已经走到了同舟共济的地步。这真的不完全是因为庄公不孝。没有前面的原因,就不会有后面的结果。

吴江从小就不喜欢庄公,他也不太喜欢庄公。为什么?这可以追溯到庄公出生的时候。

《藏于公元年的左传》记载:“庄公出生,令蒋家大吃一惊。因此,他的名字诞生了,是邪恶的。”

事实上,“意外出生”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是说出生是相反的,即腿的出生。当然,这是难产。另一种解释是,孩子出生时眼睛是睁开的,吴江看到他们时吓了一跳,因为孩子通常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睁开眼睛。总之,不管怎样解释,因为庄公出生不顺利,吓坏了吴江,吴江非常恨他,把他取名为“吴胜”。

这真是难以理解。蒋夫人太矫情了。

别说在古代医学条件如此落后,即使在现代社会难产也并不少见。但是谁的姻亲会讨厌这个婴儿,因为它出生时并不顺利?这是她十月出生的亲生骨肉,孩子仍然是她丈夫的第一个儿子,未来的最高国王。她给孩子起了一个“出生”的名字。想象一下,当她长大后,谁会乐意听到她的名字是“难产”。

如果只是因为这件小事,也许母子不会发展到近乎破裂的地步。但是后来蒋夫人生了她的小儿子龚淑端。

这就是问题所在!

这个姜老太太很古怪!有多古怪?历史书上说,她“迫切要求愚公”,而“迫切”意味着反复询问丈夫。有什么要求?我要求我丈夫废除我的长子,代之以我的次子为王。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家庭冲突,它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层面。

幸运的是,郑武公没有感到困惑。楚军有严格的制度,长子继承制度是封建社会传统的继承方式。在长子没有重大过失的前提下,他可以随意更换继任者,这将导致国家不稳定。

郑灿庄公对这样的消息不生气吗?母亲和儿子不能分开吗?

幸运的是,郑庄公后来登上了王位。按说,这一次,蒋老太太应该在后宫里老老实实地忍受了。作为她自己的儿子,庄公,不可能真的碰她。应该有荣誉或荣誉。

但是郝老太太横了一辈子不甘心!这次她忍不住了。原来她看中了一块封地,就来请庄公把她的阴茎封在这个叫城市的地方。她也没想,因为她,庄公差点没成为君主,现在你的老头子死了,长子翅膀都满了,你还欺负不知道收敛在这里,这不仅是为了放你自己,也是为了把小儿子置于危险之中!

当然,庄公不会同意。他告诉他的老母亲,“这个城市是个危险的地方。郭叔叔以前死在那里。如果它被封在其他城市,我可以按照你的命令去做。”结果,他的弟弟最终被封到了北京,后来他的二哥也被称为“北京的叔公”。

俗话说,“慈爱的母亲往往会导致失败。”吴江如此纵容他的小儿子,以至于他只是把他的小儿子培养成无法无天的人。反正后面有老娘撑腰,闹多大的事那不是个事。所以当他到达北京时,他又开始唱歌了。首先,首都建得非常大,然后开始招募士兵,招募叛军,并发展自己的力量。然后,他们开始侵占郑国封地之外的土地。

这个第二个小孩真的很像他的妈妈。他们都把自己看得太重,不把君主看得太重。

庄公如何处理他哥哥明显违反制度的行为?庄公采取了“扶杀”的政策。他会先拿走他想要的东西,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你生气和怨恨时,我会公正地对待你。

因此,他对部长们的一再告诫表现出极大的不耐烦。大臣们对他说:“事实并非如此,陛下。一个国家怎么会有两个君主?你必须采取紧急行动阻止他!”这时,庄公开始涂泥巴:“哦,我妈妈支持他这么做,我忍不住!”

历史学家在评价这段历史时用了四个字——“深思熟虑”,我不搭理你,你可以一遍又一遍地做,如果我因为一件小事做了你,姜不会允许的,庄公自己也会落下一个苦涩的兄弟名声。当你的野心膨胀到用明火和战斗来反抗的程度时,我会给你一个彻底的扫除,永远消除未来的麻烦。

这一天没有让他等太久,不自量力的傻小子龚树端真的觉得他的部队已经足够和他哥哥作战了,于是他和他老娘吴强约定偷袭郭征,吴强负责内外合作并打开大门。

当郑庄公听说龚书端的部队要来攻打郭征首都时,他只用了两个字——“易科”!是的。最后让我等你,现在让我们一起算账。

被宠坏的傻孩子龚书端根本不打仗,战争从一开始就被粉碎了。所以他不得不逃命。他逃到了颜地(今河南鄢陵)。同年5月23日,郑庄公的军队在颜地打败了拱墅关。拱墅关逃到卫国的公地(现在河南省辉县),这就是它后来被称为拱墅关的原因。

吴江太太呢,是谁造成了这场自相残杀?

庄公对她也不礼貌。他把她送到郑国的一个小镇,软禁了她。他还恶意地说了那句话:“不如黄泉好,我们不会相见。”庄公说这些话的时候,估计几十年来胆小的儿子终于都散了。

然而,故事还没有结束。据说,在发表这些恶毒的言论后,庄公有些后悔。于是部长出来打圆场,“这是一件好事!你不是说你们不能像死人一样见面吗?然后让我们挖一个大坑,挖一条隧道。如果你穿过隧道去看你妈妈,那不是你看到的吗?”庄公接受了这个建议,母子和好了。

这个故事的结果很好,但总觉得有点粉饰。想想那深深的怨恨,谁看了都不顺眼,我心里的差距哪里是那么容易消除的!恐怕这只是为了保持表面的和平。不管怎么说,老江太太没有她的支持再也翻不起风浪了,庄公很乐意示好,赢得贤惠孝顺的名声。

如果庄公是一个品德高尚、孝顺的人,他就不会如此纵容自己的兄弟,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死亡。虽然龚书端的悲剧结局与母亲无原则的爱密不可分,但庄公作为他的兄弟,难道没有用软刀子杀人吗?

随着周王室的逐渐衰落,春秋时期的世界陷入了混乱。仪式破裂了,幸福也破裂了,人际关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母亲可以因为难产而抛弃赤裸的儿子,并想尽一切办法排斥他,最终导致友爱。为了摆脱他的弟弟,哥哥毫不犹豫地让他扩张自己,然后他一旦被杀就不会心慈手软。弟弟不知道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也不知道如何遵守牧师的职责,而是招募士兵,发动了一场叛乱。

吴江的偏执、龚书端的愚蠢和郑庄公的冷漠都反映了那个动荡时期人际关系的丧失。母亲没有母亲,儿子没有儿子,这是事实。兄弟不是兄弟,兄弟不是兄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