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尔尼雪夫斯基有什么样的学术思想?它对世界有什么影响

哲学

车尔尼雪夫斯基继承和发展了俄国革命民主主义者别林斯基和赫尔岑的思想,深受费尔巴哈的影响。他认为费尔巴哈的作品对他世界观的形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直到晚年,他仍然声称自己是费尔巴哈的忠实追随者。

车尔尼雪夫斯基坚持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根据费尔巴哈哲学解决了思维与存在、精神与物质的关系。在他看来,世界是统一的,“存在的一切都是物质”;自然界中的一切事物和现象都是物质存在的统一形式,这些事物和现象的相似之处在于它们都是物质的。他坚决反对哲学中的二元论,否认任何不依赖于物质和自然的“精神实体”。根据自然科学,特别是生理材料,他证明了人类只有一种统一的自然,并指出人类的两种不同现象,即所谓的物质现象和所谓的道德现象,与人性的统一并不冲突。人体内发生和显示的一切都是根据他的真实本性之一来进行的。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自然科学是研究人类问题的哲学部分的基础。他认为哲学看到的和医学、生理学和化学看到的一样。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哲学中的人文主义原则”。他的理论在驳斥唯心主义和二元论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不能解释人类意识的发展与人类社会历史实践之间的关系,也不能科学地解释人类的社会本质。列宁指出,费尔巴哈和车尔尼雪夫斯基倡导的“人道主义原则”是狭隘的,只是对唯物主义的不准确和肤浅的表述。

在认识论方面,车尔尼雪夫斯基从唯物主义的角度批判了康德的不可知论和主观主义。他相信人类有能力了解世界,自然界中的所有物体及其属性都是可以知道的。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时间的推移,人们将能够在许多事物中认识到那些没有被历史运动充分揭示和被我们忽视的方面。他接触到实践在认知中的作用,认为实践是判断科学中所有争议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然而,他对实践的理解并没有完全摆脱旧唯物主义的局限。车尔尼雪夫斯基坚决驳斥知识的主观主义解释。他强调自然规律的客观性,承认自然的客观因果性和必然性,认为人类的认知和思维规律不仅是主观的,而且反映了对象的真实存在形式。他深刻揭示了康德主义和各种实证主义对科学发展的危害。

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唯物主义哲学基本上属于费尔巴哈的阶段,但他重视辩证法。像费尔巴哈一样,车尔尼雪夫斯基尖锐地批判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错误,但并没有像费尔巴哈那样抛弃辩证法,而是充分肯定了黑格尔辩证法对哲学发展的重大贡献。他认为黑格尔的原则非常有力和广泛,但结论又窄又小。在他看来,辩证方法的本质在于从各个方面观察事物,从各种对立观点的斗争中探索真理。他认为没有抽象的真理,真理总是具体的,一切都取决于情况,取决于地点和时间的条件,只有在考察了某一特定事实产生的所有情况后,才能对这一事实做出积极的判断。他用辩证法解释了一些自然现象和历史事件,指出自然和历史的发展是通过否定旧的形式、飞跃和质变来实现的。然而,他并没有彻底实施辩证法,例如,他在经济研究中提出了另一种方法,即所谓的“假设法”。这种“假设的方法”要求把所有特定的历史情况和条件放在一边,尽可能地简化和抽象这个问题。这种方法与辩证法所要求的真理的具体性背道而驰,从而使他的理论包含矛盾。

审美伦理思想

车尔尼雪夫斯基创造性地将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哲学应用于美学和伦理学。他批判了黑格尔“美是理念”的唯心主义本质,提出了“美是生命”的重要命题。他认为“我们能在其中看到的任何东西,根据我们的理解,都应该是这样一种生活,那就是美;任何展示生命或让我们想起生命的东西都是美。”

在艺术与现实关系的基本美学问题上,他坚持现实生活高于艺术,艺术的目的和本质是再现生活。在伦理方面,车尔尼雪夫斯基认为,人的本性既不是善也不是恶,而是由于不同的环境而变得善或恶。他认为控制人们行为动机的决定性因素在于兴趣。人们做更愉快、更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情的出发点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或满足而放弃较小的利益或满足。他提倡“合理的利己主义”,认为正确理解个人利益是道德的基础。同时,他强调整体利益高于局部利益,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

社会和政治观点

车尔尼雪夫斯基是沙皇封建专制和农奴制的坚定反对者。他站在革命民主主义者的立场上,深刻揭露了所谓的“农奴制改革”,由于其掠夺性,他称之为“丑闻”,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党向沙皇制度妥协和投降。他号召农民群众“拿起斧头”推翻沙皇的统治和腐朽的农奴制,并通过革命手段免费夺取土地。列宁说,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作品散发着阶级斗争的味道,充分肯定了他揭露和批判自由主义者背叛的历史成就。

车尔尼雪夫斯基包含了唯物主义的社会历史观,但他基本上仍然是一个历史唯心主义者。他不理解物质生活方式在社会生活中的决定性作用,但认为知识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基本力量。特别是,他认为永恒不变的人性是衡量一切的最高标准。他认为人类生活的物质和道德条件支配着社会生活方式的经济规律。人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他们适应“人性”要求的程度。这种历史唯心主义使他无法克服旧唯物主义者的根本缺陷。列宁指出,由于俄罗斯生活的落后,车尔尼雪夫斯基没有也不可能上升到辩证唯物主义的水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