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之战成果若何?又有哪些汗青影响呢?

  牧野之战,它这是武王伐纣的决胜战,是周武王联军与商代戎行在牧野进行的决战。因为帝辛先征西北的黎,后平东南夷,虽获得成功,但穷兵黩武,加重了社会和阶层矛盾,最后兵败自焚,商代衰亡。故《左传》称:“纣克东夷而损其身”。

  《诗经·大雅·大明》记录:“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史记·太史公自序》记录:“武王牧野,实抚全国。”

  牧野之战简介,牧野之战的故事

  公元前1050年,周文王姬昌病逝,世子姬发继位,即周武王,武王继位后,以示仍秉持文王之天命,继续操纵商代临时无暇西顾的良机向东扩大。公元前1048年,牧野之战前两年,周武王曾不雅兵于孟津。《史记》中说“不期而会盟津者八百诸侯”,实在不是“不期而会”,按照甲骨文所揭,此次出兵早有联系,关中和江汉间的很多方都城有介入,但诸侯生怕并没有八百之多,从牧野之战的环境看,根基上都是西南边的羌、戎列国。

  而此时的商代产生了剧烈的内哄。帝辛杀了伯父比干,软禁了另外一个伯父箕子,另外一些被连累的贵族如微子等则审时度势,投靠了周国。武王无疑历来奔的殷商贵族那边获得了很多朝歌的秘密谍报。机会已成熟,武王决议出兵伐商,同时通知在盟津的与盟诸侯一路出兵。

  伐商的计谋打算是:趁商代主力军滞留东南之际,精锐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深切王畿,击溃朝歌守军,一举攻下商都,占据商代的政治中间,崩溃商政权,让残存的商人及其从属方国的权势群龙无首,然后各个击破。《诗经·大明》中记叙此事,称之为“燮伐大商”,或“肆伐大商”,和二战的德国“霹雳战”很有异曲同工之妙。

  公元前1046年1月26日,周武王亲率战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和步卒数万人,出兵东征。同年2月21日,周军抵达孟津,与庸、卢、彭、濮、蜀、羌、微、髳等部族汇合,联军总数达4.5万人,很多方国的国君亲身赶来。联军于2月26日布阵未完就下了雨,史称联军共有“六师”。军事史家猜测,大要是三百乘战车,三千名虎贲为一个“装甲师”,为第一梯队。其余四万多人分为五个“师”,在后面构成方阵,为第二梯队。后来联军冒雨继续东进从汜地渡河水后,兼程北上,至百泉折而东行。27日早晨,周武王肃静誓师说:“俗语说,母鸡司晨,是家中的不幸。此刻纣王只听信妇人之言,连祖宗的祭奠也烧毁了。他不任用本身的王族兄弟,却让流亡的奴隶担负要职,让他们去风险贵族,侵扰商国。今天,我姬发是履行上天的赏罚!……兵士们,尽力呀!”,周军将士们士气大振,即为《尚书》所记录之“牧誓”。28日破晓,联军进至牧野。《诗经》记录:“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