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尸体被湘军挖出后焚烧 骨灰被大炮轰上天

1864年7月19日,乌云今天笼罩了天津城内和周围。火焰熊熊燃烧,烟雾中弥漫着强烈的人肉味。

中午,随着曾国荃的一声令下,“砰”一声惊天巨响凌空怒炸,太平门的城墙被炸倒了二十多丈,整个天都震动了。数以万计的红眼野狼和狂兽组成的湘军像潮水般齐喊着,挥舞着刀剑,像龙卷风一样向倒塌的城墙横扫而去。守城的太平军从各处赶来,以缩小死亡的差距。他们从城墙上扔下雨点般的炸药,冲到400多名项战士面前。他们都尖叫着被烧死了。然而,成千上万的项部队,不顾一切地踩在他们同伴的尸体上,蜂拥而至。太平军再也抵挡不住敌人的怒吼。在战争的傍晚,所有的九扇门都被打破了,天津沦陷了。湘军“见人就杀,见房就烧”。剩下的太平军与他们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许多人喊道:“不要留下半块烂布给清妖享用!”这家人自焚身亡。

每个人都疯了!他们都想毫无例外地寻找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洪秀全国王。

湘军把整个城市翻了个底朝天,却不见踪影。7月30日,湘军连长熊登武从一个叫黄的太平军丫环那里得到了一个告密者。直到那时,他才知道洪秀全已经死了十多天了。在她的指引下,曾国荃派人从天王府的大厅里挖出了洪秀全的尸体。

网络图

中国历代的皇帝都谈到了“命运”,反叛者也谈到了“天堂”。但是没有人像洪秀全一样依赖“天堂”。他为他的实验对象调制了迷魂药,并忍不住自己喝了下去。所以从那以后,“特别是不被人打了”,不能听一点不同的意见,也不能听任何理性的声音。脱离群众使他在世界上地位更高。他既疯狂又迷惑。他甚至威胁说,“如果我睡个好觉,坐上王位,我就会成为国王”。与其说这是恶性自我膨胀,不如说是狂热的自我迷信。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除了玩一些把戏,他没有办法处理复杂的现实。只有反复强调“认识天堂的现实”,我们才能稳定他人的信心,也才能摆脱复杂的现实。

惊心动魄的天京事件不仅剥夺了洪秀全的道德权力,也暴露了领导班子内部的残酷性。人们开始怀疑洪秀全作为“上帝之子”的地位,质疑他后宫生活的纯洁性。“天王”曾经从天而降。神秘的面纱布满了漏洞,政治动员达到了难以推进的地步。正如美国著名汉学家白鲁恂所说:“中国文化中最大的力量来源不是制度或武器,而是征服人的无私的道德立场。”一个高高在上、多疑又无能的天王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孤独者。军队和人民的士气正在崩溃,神话的天国正在逐渐瓦解。他自己创造的“天堂”最终是不可靠的,他只能朦胧地走向死亡。

随着天津的最后一道屏障,长江上游的重要城市安庆的陷落,以及太平军四处溃败的消息,洪秀全变得越来越颓废、沮丧、麻木和自欺欺人。当形势急转直下时,李秀成一再敦促他带领群众突围,“让城市留在这里”洪秀全勃然大怒,表情严厉地斥责他:“我接受了上帝的圣旨和我天上的兄弟耶稣的圣旨,我是世界上唯一的上帝。我为什么要害怕它?你不需要玩,你不需要管理你的政治事务。如果你想出去呆在北京,那就去吧。我有一个铁桶,但我不会帮助它。有人会的!”此时,天津市只剩下3万人。只有1万人是太平军。只有3000或4000人能真正战斗。李秀成问:天津城的士兵很少。我该怎么办?洪秀全回答说,“我说没有士兵。我有比水更多的天兵。我为什么要害怕那些邪恶的人呢?”?如果我害怕死亡,我就会死。我不会参与政治事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