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德端到端简报的内容和来源是什么

吴德最后说:这是战国时期阴阳学者邹炎倡导的一个历史概念。“五德”是指以木、火、土、金、水五种元素为代表的五种美德。“终结”是指“五德”的循环运行。邹炎经常用这个理论来解释历史变迁和朝代的兴衰。

来源

大多数学者认为,战国中期以前的阴阳五行思想是五行学说的基本理论来源。例如,梁启超的《阴阳五行说的起源》,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张力文和陆昱霖的《中国学习通史》。

此外,还有一些研究五德始终理论具体理论来源的著作。

(1)起源于道教。持有这一观点的著作主要包括:谢福亚所著《五德始终论下的政治与历史》中的田片和邹炎,其后是孙凯泰的《邹炎与阴阳五行》和Xi的《翟夏学研究》。

(2)源于墨家。持这一观点的著作主要包括:范玉舟、阴阳五行学说起源考证和李翰山先秦两汉五行学说。

(3)来自儒家思想。持有这一观点的著作主要包括:顾颉刚的《五德论下的政治与历史》、何颉刚的《论五行起源》、童书业的《论五行起源》、侯外庐的《中国思想史》第一卷、杨郭蓉的《中国古代思想史》。

(4)来自其他想法。宗一饶的《中国史学的正统性》一书认为,孙膑《孙子兵法》中的“五土赢”理论与《地宝》中的“五德始终”理论有很大的联系。胡克森的文章《从五行到邹衍末起五德理论的中间环节》认为,邹衍春秋末起五德理论来源于晋代史学家石磨的胜权学说和老子的“德”观。

刘玉生《先秦诸子初探》一书认为,邹炎的“五德”理论是《管子》中“五行”理论的变形。王亚和胡鑫-生《论邹衍五德观的思想渊源》认为,先质迷信是邹衍五德观的主要理论来源。

小昭《论五行学说在秦朝的作用和影响》认为邹炎的五行学说源于秦朝的五行文化。秦炎仕的《哲人与先秦社会》一书认为,“五德终始论”源于历法的终结和闰新月的终结。

孟蔡襄、胡新生的《齐鲁思想文化史——从地域文化到主流文化》一书总结归纳了各学者的观点,认为“五德一终”理论主要有三个理论来源:一是古代阴阳观念和“生育与控制”五要素;二是古代天文历法和传统的四小时教学秩序思想;三、古代自然与政治与附带的天人理论相比。

刘泽华教授曾经说过:“战国末期,百家争鸣,参与了“五德始终”的再创造。阴阳学者也吸收了其他学者的知识。”儒家、道家、墨家、法家都为五德的始端理论的建构做出了贡献。上述研究要么是基于一个观点,要么是基于一个侧面,没有全面考虑邹炎的五德观的起源。

影响

邹炎创立了“五德始于终”理论。他的本意是从他对阴阳和阴阳五行的研究中列出天道的灾难和命运,他“深入观察阴阳的消息,发表奇怪而迂腐的言论”,以此来恐吓那些傲慢、奢侈和不道德、不尊重道德的统治者。他希望他们能按照儒家伦理行事,治理人民,对李殊“停止仁慈和节俭,做君主和他的臣民上下所做的事”。然而,“五德”理论的创立客观上迎合了战国末期各国君主实现统一大业的心理愿望,为他们统一世界提供了理论基础。

作为朝代更替的理论工具,新朝代的创建者都相信“五德到底”的理论。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根据邹炎“水德代表周代行事”的主张,以秦文公对黑龙的追寻为水德的崛起傅锐,他进行了一系列符合水德要求的改革,以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从而成为“五德”理论的第一位实践者。

从秦汉到宋、辽、金,“五德终”理论一直是历代解释政权合法性的基本理论框架。“因此,自秦朝以来已经取得了五次胜利,而自汉朝以来,并不是因为这个,那些有国家的人才没有建国。”然而,在宋金以后,延续了一千多年的“五大运动”理论最终被逐出儒家政治文化的主流,并趋于消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