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万三为何被朱元璋整 竟敢在天子眼前炫富

  万历距沈万三时期已两百多年,沈万三还是名满全国,家喻户晓,可见,沈万三确乎是一个具有颤动效应的人物。为何大师叫他如许一个怪僻的名字呢?据董谷《碧里杂存》等资料诠释,明代初年称巨富为“万户”,姓后加“万”,是那时对富人暗示敬意的一种习惯称法。又,那时人分五等,曰:“奇、畸、郎、官、秀。”奇最低,秀最高。称“秀”的人家产须在万贯以上,沈氏排行第三,家有亿万资产,故称以沈万三秀或沈万三。

  可见,他的名字是尊称、排行与户等的合称。传说中的江南首富沈万三,富得让朱元璋都垂涎,以致于招来杀身之祸,流离失所。他到底富到甚么水平,汗青上留下了很多有趣的传说。

  据《留青日札》记录,当朱元璋打下江浙后,沈万三与其弟万四在两浙大富中起首输粮万担,献白金五千两,以佐费用,“太祖军食,多取资焉”。可是得寸进尺的朱元璋却要“务罄其所有金”,千方百计来耗损他的家财。

收集配图

  据董谷《碧里杂存·沈万三秀》记,有一次,朱元璋在初一日召见他,给他一文钱要他生利,从初二起头,一文取两文,初三日取四文,初四日取八文,天天翻一倍,亦即按等比级数增加,以一月为期。沈万三不知就里,怅然接管。哪知回家一算,一月以后,该付给朱元璋利钱为五亿三千六百八十七万九百十二文。按,洪武钱每百六十文重一斤,则总计三千三百五十五万四千四百三十二斤。沈氏虽富,但哪里经得起如许的剥削?

  除巧取,还有豪夺。有一次,朱元璋召见沈万三,要他每一年“献白金千铤,黄金百斤”,,还命他造六百五十间廊房,养数十“披甲马军”,并对他的田产每亩征九斗十三升的重税。

  沈万三大要也大白名高引谤的事理,所以想自动报效以保安然。明洪武六年前后,当他得知京城要筑城墙时,就自动承当了构筑洪武门至水西门城墙的使命。那时的南京城墙全长三万七千一百四十米,合七十四华里多,朱元璋的筑城打算,仅造砖一项,便触及一部、三卫、五省、二十八府、一百一十八县,还有三个镇。而沈万三一人负责的城墙,占全部工程量的三分之一,他以一家之力,是如何如期完成的?没有人知道。

收集配图

  今南京水西门外,有座赛虹桥,相传为沈万三儿媳所建。明人记录,沈万三建造数桥以后,很是满意,便在家中夸耀。谁知儿媳很不觉得然,便用私租金暗暗建了一座桥。该桥“工巧宏丽”,比公公所造之桥有过之而无不及,人们把它叫做“赛公桥”——儿媳尚且如斯,可见沈家确切实力非凡。

  沈万三处于事业巅峰时,他的弟弟沈贵已看到危机,曾写诗劝他说:“金衣玉食非为福,檀板金樽亦可休。何事百年久长计,瓦罐载酒木绵花。”要他低调做人,从事耕织,但沈万三没有服从他弟弟的话,终究招来了没顶之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