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拼命吃河豚:也值得一死

  造物者真是奇异,竟把至毒极鲜二物融于一体,让人又爱又恨,并且不能自休,想要一膏馋吻,只有拼命一试。

  根基上,“拼死吃河豚”这句传播甚广的平易近谚,早在宋朝即有,那时人孙奕所撰的《示儿编》这部书内,载有一则苏轼吃河豚的轶事,写得很是活泼。话说苏轼谪居常州时,爱吃河豚。有一士医生家,烹制河豚有独到的地方,想请台甫鼎鼎的“苏学士”吃一顿。既蒙这位家喻户晓的名流首肯,士医生的家人,无不大为兴奋。待苏轼吃河豚时,都躲在屏风后面,想听“苏学士”若何品题。即便挤得水泄欠亨,照旧阒寂无声。

  但见苏轼静心大啖,不闻歌颂之声,当这家人相顾掉望之际,这时候已打饱嗝、遏制下筷的苏轼,忽又下箸,口中说道:“也值得一死!”屏风后面的人,听到无不大悦。

  名小说家高阳便称:“由一‘也’字去斟酌,可知‘拼死吃河豚’为那时通行的俗谚。”不外,还有笔记指出:苏轼所说的,乃“据其味,真是消得一死”。意思是说如斯甘旨,毒死也值得的。字句略有收支,本意却无分歧。

收集配图

  河豚美名“扬子江中第一鲜”

  只见过标本,从未吃过河豚的文人很多,像高阳及汪曾祺均是,汪氏乃至说,他在以擅烧河豚闻名的江苏江阴待过两年,“竟未吃过河豚,至今引为憾事”。

  河豚真的很成心思。它古名鯸鲐、赤鲑、鯸、之鱼、河鲀等。其别号则有“吹肚鱼”、“嗔鱼”、“气泡鱼”、“鸡泡鱼”、“腊头”及“西施乳”等。其鱼体较短,呈纺槌状,头腹肥大,牙愈合成牙板。尾部较细,背鳍一个,无腹鳍,皮面光滑无鳞,后背及腹面布满小棘。背部多为黑灰色,并有各类色彩的条纹或斑块,腹部为乳白色,内有气囊,遇敌害时,能吸气膨胀如球,全身上下棘刺怒张,使敌更不敢加害。但是,此适为人们得以捕捉它的致命弱点。

  根基上,河豚与海豚同属一类,只因栖息之水域分歧,而各别其名称。它属鱼纲、鲀科鱼类。在中国散布极广,江、河、海中皆有,多半栖于江中多沙处,江、海之交,散布尤多。今朝中国约有30多个品种,数目之大,世界第一,故有“东方鲀”之称。其种类甚多,就外形而言,有箱河豚、团扇河豚、样子河豚、刺河豚等,如就条纹而言,则有虎纹河豚、虫纹河豚、星点河豚、豹河豚和条纹河豚等。此中,又以虫纹河豚、条纹河豚及豹河豚的毒性最大,不成失慎。

  河豚的毒性之大,毫不可轻易视之。前人对此,知之甚详。如晋人左思《三都赋》的《吴都赋》便有“王鲔鯸鲐”之句,其注云:“鯸鲐鱼状,如蝌蚪,大者尺余,腹下白,背上青黑,有黄纹,性有毒。”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云:“鱼肝与子俱毒。”宋人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吴人嗜河豚鱼,有遇毒者,常常杀人,可为深戒。”同期间的《承平广记》亦云:“鯸鲐鱼文斑如虎,俗云煮之不熟,食者必死。”以上可谓是对河豚之毒,有初步之熟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