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最诙谐的官员临终前竟被苏东坡幽了一默

  刘攽是宋仁宗庆积年间进士,历任曹州、兖州、蔡州知州,官至中书舍人,闻名诗人和史学家。他的诗歌清爽美好,多首被选入现今学生讲义和试卷,如《新晴》:“青苔满地初晴后,绿树无人昼梦余。惟有熏风旧了解,偷开门户又翻书”一诗,就屡次成为高考摹拟试卷的诗歌鉴赏题。刘攽潜心史学,与司马光同修《资治通鉴》,任副主编,撰写汉史部门,还有《经史新义》、《五代年龄》等史学著作多部。如许一个有诗歌情怀、做正经学问、经多岗亭熬炼的官员,糊口中却历来没正经,不单喜好拿同寅的名字玩笑,更喜好给那些大臣们下套、抬杠、逗哏,诙谐戏谑,乐此不疲,算得上宋代最诙谐的官员吧。

收集配图

  宋神宗年间,刘攽知太常礼院,与学士孙觉、孙洙交好。一次,孙洙向刘攽求书法,刘攽写好后,让小吏给送去,孰料小吏张冠李戴,送给了孙觉。孙洙求而未得,难免催问了一回。刘攽奇异,不是送去了吗?一问才知小吏把该送孙洙的送给了孙觉,此学士非彼学士。刘攽对小吏说:“你不知道以胡须辨别二位孙学士吗?”小吏回覆:“都有胡子,欠好分辩。”刘攽说:“既然都有胡子,何不以高矮胖瘦辨别呢?孙觉高而胖,可称大胡孙学士,孙洙矮而瘦,可称小胡孙学士。”还有一个盛暑天,秘阁校理王安国骑马去上班,他体胖好出汗,一路波动,下马后大汗淋漓,刘攽见状,逗笑说:“君真所谓汗淋学士也。”因而,大胡孙,小胡孙,汗淋学士,就如许在同寅间叫开了。

  据南宋徐度《却扫编》记录,刘攽与王安石要好,每相遇,必扳谈整天。那时,王安石已升任参知政事。一天午后,刘攽到王安石贵寓造访,王安石刚好在用餐,遂让小吏引去书房安息。刘攽落座后,见书桌砚台下压着一份文稿,好奇地掏出一看,本来是王安石起草的一篇《兵论》。刘攽记忆力强,过目不忘,这篇文章看一遍就记住了。又一想,本身以庶僚参见宰执大臣,就如许马马虎虎坐在人家信房里,仿佛分歧礼数,随即退出版房,在外面的配房候着。

  王安石吃完饭出来,见刘攽还在外面呆着,便约请他去书房坐,两人天南地北,扳谈甚欢。后来,王安石说:“师长教师比来有甚么高文?”刘攽回覆说:“近作《兵论》一篇,不外才完成草稿。”王安石好奇地问:“文章都有哪些不雅点呢?”刘攽窃笑,便把适才王安石《兵论》里的不雅点和来由复述了一遍。王安石不知道刘攽看过本身的文章,他又一向以文章推陈出新、不入流俗为傲,听到本身的文章与刘攽的不雅点一致,心里十分懊丧,好一阵缄默,然后渐渐从砚台下掏出本身的草稿,撕成破坏。这个喜好下套的刘攽,打趣间却让王安石的文集里,从此掉去了这篇或许是经典佳构的《兵论》,真是贻害不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