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麻起义的原因是什么?黄麻起义简介

黄安-麻城起义在土地革命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了湖北省黄安县和麻城县的农民武装起义。

10月中旬,中共湖北省委获悉,黄麻县仍有相当数量的武装力量和良好的群众基础。派傅湘仪、刘、、、王之仁等等到黄、马地区加强对起义的领导。它成立了以傅湘仪为书记的中国共产党黄麻特别区委员会,并成立了以潘仲儒为总司令的黄麻起义指挥部,积极准备起义。11月3日,黄麻特别委员会在七里坪举行会议。决定以黄、马两县农民自卫军为骨干,以群众武装配合,先夺取县城。13日起义开始时,总指挥部动员了黄安所有的农民自卫军、两排麻城农民自卫军和来自七里坪、紫云等区的1000多人组成了一个围攻队。

此外,还将在黄(安)光(山)马(城)交界处的北界河上部署一个麻城农民自卫队排,作为警戒,以防河南省广山县的红枪会进行干扰。晚上10点,起义队伍在广大农民的配合下,从七里坪转移到了黄安市。14日清晨,攻城队从城西爬上城北的梯子,夺取了北门,立即侵入城池,占领了县政府、派出所,全歼县卫队,抓获了县长等官员和10多名土豪劣绅,缴获了30多支步枪和90多箱子弹,并控制了城池。后来,听说国民党第三十军的一个团正向黄安前进。为了躲避敌人的攻击,攻城部队在同一天撤至七里坪。由于害怕起义部队的再次进攻,进军黄安的国民党军队弃城而逃,并于第二天晚上撤退。18日,县农民政府成立,曹任主席。随后,根据中共湖北省委的指示,中共黄麻特委成立了鄂东工农革命军,共300多人,其中包括黄麻县和黄陂县的农民自卫队,他们来配合起义,隶属于一路和二路。潘中如任总指挥,戴克敏任党代表。11月27日,反动势力伙同国民党军队第30独立旅400余人,共同进攻黄安市。在群众的帮助下,鄂东军队击退了它。12月5日,国民党军队带着第12军教头经松埠和尹家河袭击了黄安市。鄂东军低估了敌人的处境,坚守住了这座城市。由于缺口大,伤亡重,被迫突围,潘忠如在战斗中牺牲。在过去的十天里,当地的共产党和鄂东军队的一些领导人在黄安北部的木城村举行了一次会议。他们决定就地保留一些人员,坚持斗争。他们集中了72人,携带了53支长短枪,搬到黄陂县的木兰山进行游击活动。

1928年1月,鄂东军在黄陂木兰山改组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吴光浩任司令员,戴克敏任党代表。三月初,为了对付国民党军队的围攻,第七军组织成四个矛队,采用“昼夜移动,远攻近停,南进北出,东西夹击”的战术,分散了黄陂、孝感、黄冈、罗田、黄安、麻城等县的游击作战。5月,第七军进入河南省广山县南部的柴山堡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并沿边境走上武装割据的道路。七月,第七军改组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到1929年5月,红31师已发展到近400人,初步建成了以柴山堡为中心、长50多公里的鄂豫边区。黄麻起义建立的红军和苏区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和鄂豫皖苏区的重要来源和组成部分。

历史意义

黄麻起义是继南昌起义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秋收起义之后,长江以北地区第一次规模最大的农民武装起义。这是在八七会议精神指引下,党领导的武装起义总体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揭开了鄂豫皖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苏维埃政权建设的序幕,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的建立发挥了主导作用,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光辉的一页。黄麻起义和随后的革命斗争升起了一面明亮的革命旗帜。大革命失败后,英勇的黄麻人民没有被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屠杀吓倒。他们擦去身上的血,拿起武器继续战斗。在八七会议精神的指引下,他们站起来向鄂豫皖的国民党反动派开了第一枪,举起了我党“武装革命反对武装反革命”的旗帜。从那以后,该地区党领导的武装斗争一直持续到民族解放。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后,留下的革命部队重建了红二十五军,坚持在大别山作战。1934年11月红军第25军长征后,改组后的第28军、地方游击队和便衣队仍坚持游击战争三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里也是新四军第五师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主要地区,也是刘邓军队进军大别山的主要据点。

黄麻起义不仅用鲜血和生命点燃了大别山工农武装革命的火焰,而且在起义和随后的斗争实践中逐渐形成了黄麻起义独特的革命精神。这就是:紧跟党,坚定信念;不怕强敌,奋力求生;求真务实勇于创新;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无私奉献,努力工作。

相关阅读